注冊 | 登錄讀書好,好讀書,讀好書!
讀書網-DuShu.com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資訊新聞

國際學者匯聚天一閣,探討漢字活字的古今東西

與雕版印刷相并行,漢字活字印刷在世界范圍內也源遠流長,且影響更為深遠。目前為止,除了中國本土,韓國、日本、法國、英國都還保存著前現代時期制作的漢字木活字或漢字近代金屬活字實物。漢籍的活字印本則存世更多

與雕版印刷相并行,漢字活字印刷在世界范圍內也源遠流長,且影響更為深遠。目前為止,除了中國本土,韓國、日本、法國、英國都還保存著前現代時期制作的漢字木活字或漢字近代金屬活字實物。漢籍的活字印本則存世更多。

二十余位國際知名的活字印刷和東西方古籍版本專家,匯聚天一閣。若無特別說明,圖片來源為:天一閣博物館。

9月17日,來自法國、意大利、日本、韓國和中國的二十余位專家學者匯聚天一閣,面對活字印本實物與活字制作工具,圍繞漢字活字印刷的發生發展和現代遺存、漢字活字的制作技藝、漢字活字如何推進中西交流等問題展開熱烈討論。

此次國際學術工作坊由法國遠東學院、復旦大學古籍整理研究所和天一閣博物館聯合舉辦,天一閣博物館承辦。

現場翻閱活字印本,近觀活字制作工具

作為亞洲現存最早的私家藏書樓,天一閣與活字印刷有著深厚的淵源。明代的金屬活字印刷比較興盛,尤其以無錫華氏、安氏兩家所印諸書最為著名。兩家之書天一閣均有收藏,比如明弘治十一年華氏會通館印本《會通館集九經韻覽》及《古今合璧事類》,嘉靖時期錫山安國印本《古今合璧事類》及《鶴山先生大全集》等。

天一閣藏雍正銅活字印本《古今圖書集成》引來學者圍觀。

此外,天一閣還藏有清代最負盛名的兩種活字本:雍正銅活字印本《古今圖書集成》和乾隆木活字印本《武英殿聚珍版叢書》。其中《古今圖書集成》為乾隆皇帝嘉獎范氏在朝廷編纂《四庫全書》時的獻書之功而御賜,還是當年“古今圖書集成館”編纂所用的校樣本。

在工作坊現場,天一閣博物館副研究館員李開升介紹了天一閣藏活字和活字本。天一閣方還從庫房中取出雍正銅活字印本《古今圖書集成》供學者翻看、近觀。

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斯道文庫文庫教授佐佐木孝浩也展示了他收藏的日本活字印本零葉。來自法國國家印刷局的高級技師嘉內麗則展示了西方金屬活字印刷所需的工具。虎鉗、鑿子、銼刀……同樣引來學者們的好奇。

來自法國巴黎國家印刷局的高級技師嘉內麗在現場展示了西方金屬活字印刷所需的工具。澎湃新聞記者 羅昕 攝

“法國國家印刷局的工場可以進行傳統的排版印刷。工場里有十四名員工,以他們各自的技術組成了完整的活字印刷生產線:字體設計者、刻字工、鑄字工、排字工及印工、石印工、線雕工以及校字工。”嘉內麗介紹道,“從1948年以來,我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制作古老的西文字沖,與原件絲毫不謬,包括原有的刻鑄瑕疵,以便創建出一個可替代原件的新品。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會在古字沖原件上重修。”

嘉內麗也是法國國家印刷局第一位女性活字刻鑄工。“上世界八十年代,這里僅有三位女性刻鑄工在職。作為這項技術最后的傳承人之一,我感到非常悲哀。2013年,法國文化部授予我 ‘工藝大師’的榮譽稱號,為的就是讓我的技術不至于后繼無人。”

據悉,這項技術傳承在法國國立工藝研究所指導下進行。該研究所也組織出版了《工藝圖:活字刻鑄》一書,嘉內麗與學生在書中描畫了她們技藝的各種細節。在工作坊最后,嘉內麗還將她親手制作的漢字活字捐贈給天一閣。

明銅活字印本《唐人集》

漢字活字如何推進中西交流

十九世紀初,基督教新傳教士來華后,為傳播教義需要大量印刷中文書籍,因而重視研制漢字活字。

中國科學院大學科學史系教授韓琦作了題為《從澳門、香港到上海:西方印刷與漢字活字的流通》的發言。他重點介紹了幾位研制并應用中國活字的西方傳教士,包括馬士曼(Joshua Marshman)、馬禮遜(Robert Morrison)、臺約爾(Samuel Dyer)等。

到十九世紀三十至五十年代,漢字活字研制達到高潮。傳教士們的活字印刷最初落地于澳門、香港,后來轉以寧波、上海為重地。

要知道,漢字比歐洲由字母組成的單詞鑄造成本高。于是巴黎活字制造專家勒格朗(Marcellin Legrand)試著通過中文形聲字的偏旁與原字分開鑄造再加以拼接組合的方法,減少字模從而降低成本。這種活字被稱為“拼合字”,也稱“疊積字”。

韓琦說,它的出現在傳教士中引起很大反響,許多傳教士在報道或評論中都提到了它。到了1844年,設在澳門的美國長老會印刷所“華英校書房”也購買了一套拼合字并應用于印刷、傳播。

1845 年, 澳門的“華英校書房”遷到寧波,改名為“華花圣經書房”,勒格朗的拼合字也被帶到寧波。在另一位傳教士姜別利(W. Gamble)的推動下,1860年上海美華書館創立。韓琦說:“勒格朗的拼合字創制于巴黎,1844年到了澳門,第二年就到了寧波,1860年又到了上海,后來逐步推進印刷活動的發展。”

韓琦認為,后人要研究這段西方活字流通史,就要把漢學研究和活字技術研究放在一起,把傳教和技術傳播放在一起。“不光考慮巴黎、倫敦、柏林的研制工作,還有在新加坡、馬六甲都有一批傳教士在做相關的工作。這段歷史不僅關乎技術、宗教,還有貿易,都是非常重要的。它也是我們研究漢字活字如何推進中西交流的重要問題之一。”

從西方活字看漢學在西方

法國遠東學院的意大利籍教授米蓋拉介紹了18世紀在法國制作的木活字。如今法國國家印刷局保存了相當數目的東方活字,其中就包括18世紀上半葉開刻于法國并于19世紀初完成的“攝政王黃楊木字”,至今完好收藏于國家印刷局特別定制的抽屜里。

“在巴黎,在奧爾良公爵腓力二世攝政時代著手制定了真正的制作整套活字的計劃,這套活字因此也被稱為 ‘攝政王黃楊木字’。”米蓋拉說,與該活字計劃相關的人物有三位:王家圖書館館長比尼翁、中國人黃嘉略,以及最重要的一位——法國漢學家傅爾蒙。比尼翁是神職人員,但他支持國王創建隸屬于學術機構的世俗漢學的想法,因此“主導”這個計劃交給王家學院的教授傅爾蒙來完成,并且在王家圖書館聘用了黃嘉略。

“黃嘉略在這個造字計劃中肯定是起作用的,至少他指出中國字應該是什么樣。”米蓋拉表示,然而除了在一部較晚著作提到他也充任刻工卻并無任何證據之外,人們至今還沒有其他資料指出他在此計劃當中的角色,尤其造字工作剛開始時黃嘉略就去世了。

黃逝世后,傅爾蒙繼續這項事業。資料顯示,這批造字開始是25000個,之后是50000個,在18世紀末達到120000個。印制于1735年的《中國歷代皇帝列表》、出版于1742年的《中國官話》都曾用過這批活字。

在米蓋拉看來,研究這套漢字活字的歷史,不僅可以一覽過去的印刷技術,還可以了解漢學在法國的肇啟。

法國巴黎第七大學副教授西蒙(左)、法國遠東學院教授米蓋拉(中)與法國國家印刷局高級技師嘉內麗(右)。

巴黎第七大學副教授西蒙提及十九世紀初的《主禱文》由當時的巴黎皇家印刷局印制。盡管它外表看起來樸實無華,卻是由150篇不同文字的圣父禱文組成。其中有46種亞洲文字,包括中文。

西蒙說,巴黎早就已經是東方活字印刷的重要基地,尤其是在中文方面。“《主禱文》的中文版就是明證:它被認為是在歐洲用中文活字印刷的第一篇這樣的文獻。”而當時《主禱文》中文版所采用的中文活字,恰是米蓋拉所介紹的“攝政王黃楊木字”。

讓文獻學成為像物理學的學問

此外,活字本研究專家艾俊川通過古書的只言片語及他對現存金屬活字印本的觀察,推測古代金屬活字的三種制作方法有同模鑄造、雕刻以及整體鑄造;韓國韓古爾博物館學藝研究官李載貞介紹了朝鮮半島的漢字活字印刷,透露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收藏82萬活字,其中金屬活字50萬,木活字30萬;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斯道文庫文庫教授佐佐木孝浩與住吉朋彥分別介紹了日本的假名活字及其印本、古活字版日本漢籍。

藏書家韋力、北京故宮博物院故宮學研究所所長章宏偉、中國國家圖書館研究館員趙前、天津圖書館研究館員李國慶、復旦大學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長陳廣宏、復旦大學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蘇杰、上海博物館助理館員金菊園等學者就各項議題暢所欲言,各抒己見。

天一閣博物館館長莊立臻表示,活字印刷術是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是中華民族對全人類的貢獻。回望漢字活字的演變和流傳,在當今這個時代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天一閣承載了中國讀書人的文化夢想。今天的天一閣已成為一座以藏書文化為核心,集文物收藏、典籍研究、陳列展示、社會教育、文化交流、旅游觀光為一體的公眾博物館,今后我們的目標是打造面向世界的書香圣地。”

復旦大學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陳正宏是此次工作坊的召集人之一。他在總結發言時提及自己一直有一個夢想,就是讓文獻學成為像物理學的學問。“這門學問在全世界是有共同性的,而不是說這只是中國的,那只是日本的。這次我們從活字這個小角度切入,提供的關懷或者方法,還是很有意義的。”

雍正四年內府銅活字印本《古今圖書集成》

陳正宏認為,這次工作坊“碰撞”出了許多有意思的問題,比如《古今圖書集成》從北京到寧波,從皇宮到私人藏書樓,背后有怎樣的故事?寧波的“華花圣經書房”為何還有“花華”一說?看起來只和傳教、宗教有關的問題還涉及哪些因素?

“書的問題不簡單,就書談書是談不清楚的,很多時候確實需要大家有對話,有碰撞。21世紀的學問不再是一家一戶能解決的,需要大家討論很多東西。大家坐在一起的時候,沒有什么東方人、西方人。很多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是可以談清楚的。”

熱門文章排行

彩票中心